做专业信用卡网贷论坛,优质贷款资讯口子!
关注微信

扫码关注微信

手机版

扫码浏览手机版

hot雨天,最美的遇见

白癜风疾病能吃葡萄吗白癜风去哪医院好有白癜风疾病的人可以吃藕吗白癜风医院惠民活动已经开启 详细

河埠追踪

[复制链接]


   
   
    河埠追踪
      
   
    星期天,河埠头很热闹。从郊区各生产队来的运肥船队,机动船、水泥船、敞篷船……进进出出忙个不停。从学校,居民区,工矿企业,各单位送来的支援肥源源不断。车声、笑声、歌声、锣鼓声,一浪更比一浪高。
    在这欢腾的人流里,一对胸前飘动着红领巾的小哥儿俩更惹人注目。只见他俩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推辆小车子,钻进钻出,把一车又一车的草皮泥、土垃圾,直往船上倒,累得满脸淌汗水。
    大的叫肖军,十三岁,细挑个儿,转动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显得挺精明,他双手紧握小车车把,只管往前推。小的叫肖武,才九岁,矮墩墩胖乎乎的,显得虎虎势势很可爱,小肩膀上套个细索儿,正在小车前面嗨唷嗨唷跑得欢。突然,肖武喊:“哎,哥,这么快啊,船都装满了!”肖军忙丢下车子跑上前去一看,嘿,不是么,河埠上尽是挤满重载的船只,低低的船舷都快吃着河水了。后面的船队又没来,肖武仰着红红的脸蛋问肖军:“哥,这可怎么办啊?”
    肖军眨了眨两只长睫毛的大眼睛,说:“先找找看。”拉着肖武的手就钻出了人流。
    哥儿俩一直跑出河埠头,才远远地望见石桥那边,一只小敞篷船,半现半隐地藏在一颗倒浸着河水的垂柳里,荡啊荡啊,也不见个人影。肖武高兴地喊:“快,这里有一只空船。”说着,急忙跑到前面,一蹦就跳上船头。
    船舱里却突然冒出一张半边黑半边黄的阴阳脸来,凶狠狠骂道“干什么?干什么?”肖武大声嚷嚷:“我们给你装垃圾,快把船摇过去!”阴阳脸慌忙一迭声地摆手:“不要!不要!”肖武奇怪地侧着脸问:“你的船不要垃圾?”
    肖军跟着跳上船。瞥见船舱里用几张破芦席,严密地遮盖着,旁边露出几只装的边角,鼓鼓胀胀的也不知装满了啥东西?不禁引起了肖军的怀疑。肖军注意地盯住那张阴阳脸,一块巴掌大的黑瘤,几乎盖住了大半张焦黄的瘦张脸。
    阴阳脸一瞅,船上又跳进来一个,越加慌了神,跌跌撞撞地打狭窄的船舱里爬出来,左拦右吓,硬赶他们上岸。
    肖武气得直跺脚,嘴里嘟噜着说:“为什么不要垃圾,真怪!”
    肖军的一双大眼睛,却在一旁沉思:这船不要垃圾,船舱里又是装得什么?为什么见人上了船,就那么慌张,这可不正常啊,会不会……
    肖军想起他们居委会的治保主任永法大伯,在给他们红领巾班上法律知识课时常说的,虽然现在形势一派大好,但还要提高警惕,社会上还会冒出很多犯罪分子,会不时地破坏我们的美好生活。还有学校里的老师,也常给肖军他们讲一些民警叔叔和社会上盗窃分子、流氓阿飞,机智勇敢作斗争的故事。肖军不禁有些警惕起来,这船会不会有问题?
白癜风真的能治好了
    想着,肖军拖着不肯离开的肖武,跳上岸,跑到小船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对肖武说了几句。肖武天真的叫了起来:“啊,是坏蛋,那快去抓呀!”
    肖军摇摇头:“那得先侦察侦察清楚,麻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肖武急了:“他不让咱们上船啊!”肖军眨了眨大眼睛,笑了笑,抱着肖武的头,悄悄地嘀咕了几句。肖武乐蹦了,直点着头说:“嗯,咽。”
    不一会,对面河湾里飘过来几只雪白的大鹅,嘎、嘎、嘎神气地环顾着四周。微风荡起绿波,一阵浪花跳起,水面上钻出两个水漉漉的小脑袋瓜子,一前一后,悄悄地拦着大白鹅往小船那边赶。几只大白鹅被突然其来的吓懵了,嘎嘎嘎地扑着水乱飞,渐渐地游到小船附近。
    阴阳脸听到响声,探出半截身子往外瞅,看到这情景,忙怪声怪气地咋呼:“哎、哎,干什么?不要往这里赶!哦嗨、哦嗨……”喊着,还恶狠狠地么喝着想把大白鹅往回赶。
    一只大白鹅,被肖军追得无处躲藏,猛一扇,扑扑扑地飞落在小船上,水花儿哗啦啦地溅了阴阳脸一脸孔。肖军趁机扳住船舷,一个鲤鱼翻身,跃上船头。阴阳脸顿时惊呼起来:“哎哎,你要干什么……”
    肖军身穿一件红背心,一手抓鹅,一手插腰,威武地说:“赶鹅!”说着,肖武拎着一只大白鹅,顽皮地抖着浑身水珠儿,也爬上了船尾。阴阳脸被逗火了,急得挥手跺脚地嚷道:“凭什么偏往我船上赶!”肖武偏着个脸,小拳头一晃,得意地说:“它喜欢么!”肖军接着说:“借你的船舱关关鹅,总行吧,等捉齐了,我们就把鹅赶回家去。”说着,也不等阴阳脸答不答应,手一松,大白鹅就直往船舱里扑。肖武一见肖军给他打了个眼色,手里的大白鹅也跟着飞进船舱里。
    阴阳脸见两只大白鹅,在船舱里乱窜乱躲,也顾不得骂了,忙跳下舱,东扑一头,西抓一把,掐住这只尾巴,摁不住那只头颈,手掌里只扯下二、三片鹅毛。
    肖军趁机快步凑近船舱,呼啦一声,掀开破芦席,把扎在麻袋口上的绳子一解,这下可露了馅,里面沉甸甸的装得都是大米、花生、黄豆……而且,每只麻袋外面都印着“某某生产队仓库”的字样。阴阳脸回头一看,顿时傻了眼,不顾一切地窜身过来夺破芦席,要往舱里盖。
    肖军厉声喊:“怪不得你鬼鬼祟祟,这肯定是从集体仓库里偷来的,还不老实坦白!”
    阴阳脸吓得变了色,一时里连声音也走了样,哆哆嗦嗦说:“你、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是生产队派来运肥料的,顺脚给熟人带点粮食,你们小小年纪可不能随随便便冤枉好人喔!”
    “呸,骗人,刚才你还说,我的船不装垃圾,不要不要,这么现在又说了不算数啦?”肖武不失时机的马上戳穿他的谎话。
    阴阳脸吓了一跳,偷偷斜眼一打量,这才看清眼前的这两个赶鹅人,就是刚才被他拦下船的那两个红领巾,一时塌拉着脸皮,不知该怎么回答好。
    肖军趁机一字一板地有力说:“你还是老实地坦白交代,别想蒙混脖子上的白点如何治疗过关!”
    “啊啊,别别、别误会,小同学,我真是生产队派来的,我真是……”边说边在肚子里搜索鬼主意,想过去捧俩把花生、红枣,塞塞小孩子的嘴巴。可是,瞅着那两张坚定、纯洁的小脸蛋,又有点后怕。红领巾的利害,他是尝过的,肯定碰钉子。他故意放缓嗓子,说:“嘿嘿,我说实话我说实话,其实,这是人家大厂跟我们生产队挂的钩,队里才特意派我送来的。搞点小关系么,啊,你们要是不信,”说着,他忙撑起竹篙,往河埠头划去,“我现在就走。”
    肖军肖武不放心,跳上岸,紧跟着追到石桥,一直望着船,摇摇晃晃地,匆匆消失在河埠头拥挤的船群里。
    肖武泄气地埋怨肖军:“你怎么就把他给放了?我看他准不是个好人,该抓他到永法伯伯、民警叔叔那里去。”
    肖军边走下石桥边思考:他为什么前言不搭后语,一会儿说给熟人送的,一会儿又说给工厂送的呢?而且,永法大伯常说,工农联盟一家亲,好比两只拳头,劲往一处使,才能全力以赴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生产队决不会用大米、花生、黄豆什么的来跟工厂搞交易,走后门。对,这里面一定有鬼,非得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肖军拉着肖武,一口气跑回河埠头,找来找去,却再也找不到这只可疑的船了。这时,从一条水泥机动船上,跳下一个魁武的红脸汉子,问明情况,也挺热心的帮着找,从这条船跳到那条船,从船头问到船尾,大家都说没见过有这么一条船,这可奇了怪了!
    看看天色已晚,红脸汉子关心地说:“小同学,你俩还是先回家吧,别让家里爸爸妈妈担心,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替你们追查。”肖军想到叔叔们忙了一天,很累很辛苦,而且,坏蛋肯定还没走远,眼光坚定地说:“不,叔叔,要是他真是个坏人,决不能让漏网!”红脸汉子见孩子们那么严肃认真,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喜,望着眼前两条鲜红的红领巾,就仿佛看到了孩子们的两颗热爱社会主义的红心。望着孩子们沿着河岸远远飘去的背影,不禁嘴里反复念叨着:阴阳脸阴阳脸。怎么这个名字这么熟呢?突然间好象记起了什么似的,忙跳进船舱里找了几个青年民兵商量起来。
    肖军俩追着追着,一条小船渐渐地出现在眼前,阴阳脸一边摇橹,一边还不时地回头看,神色有些慌慌张张的。肖武一见,马上喊了起来:“停船!停船!”阴阳脸一听,顿时慌了神,把船摇的歪歪斜斜的,只顾往前窜。肖军也边追边喊:“你越逃,说明你越有鬼,快停船靠岸!”可船就是不停。肖军抓起石块,就往船上砸。阴阳脸却只管把戴着顶旧草帽的脸,东躲西藏,拼命摇橹。肖武脸蛋涨得通红,急得直跺脚。肖军猛地机灵的喊了一声:“你跑不了的,前面有检查站的警察叔叔等着你,快停船!”阴阳脸冷不防一怔,船在河心里一斜,险些把他蹶下水。
    哥儿俩鼓足劲追了上去。阴阳脸这才发觉自己上了当,急忙摇橹继续往前逃。距离又拉远了,肖军肖武跑的浑身被汗水湿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脚步也放慢了。
    正在这时,肖军发现河边拴着一条空的小划船,惊喜的跳上去,招呼肖武快划,两条船一前一后,又追逐在茫茫的夜色里。
    一会儿,距离近了;一会儿,又很快的拉远了。阴阳脸的船重,心慌,人摇得也筋疲力尽,两条瘦胳膊快抬不起来了。肖军他们的船小,劲足,桨儿划的飞快,船小拨流星似的往前闯。
    阴阳脸急傻了眼,心里暗骂:糟了,可被这俩个小爹爹盯上了,这可怎么办啊?一边又不死心地贼着嗓门喊道:“喂,俩个小同学,你们老盯住我干吗啊?”肖武说:“叫你停,你偏要逃。”阴阳脸说:“我有急事。”肖军说:“呸,你干坏事,快停船,跟我们回去!”阴阳脸苦着脸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算饶了我这一回吧,啊?”肖军举起手里的桨,往阴阳脸一指:“不行!你敢偷集体的东西,决不放过你!”阴阳脸心怀鬼胎地说:“我真的没偷集体的东西,你们冤枉好人!”肖武呼地站起来,拿起船桨就往阴阳脸船上泼水:“呸,你胡说,看!”一股冰凉的水箭,直射在阴阳脸身上、脖子里,吓得阴阳脸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肖军说:“别拿你那一套来骗人,我们红领巾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阴阳脸见自己的花招都落空,想想有些后怕,心一横,也顾不上再跟哥儿俩白癜风扩散控制应尽快多说,舍命埋头摇橹往前逃。追着追着,后面的小划船慢起来,渐渐地落在后头了。肖武焦急地回头喊:“哥,快划啊,就要追上啦!”肖军却干脆搁住桨,考问似的说:“肖武,你说,这船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地逃啊?”肖武奇怪地说:“他想逃走呗!”肖军闪着机灵的眼光,说:“不对,他不只想逃走,肯定还有他的同伙。”
    “同伙?”
    “对,同伙,前面肯定还有他的同伙在等他,接应他。我们现在就抓住他,那另外的坏蛋不就给跑掉了吗?”
    肖武呆住了,眼睛睁的滴溜溜地盯住肖军,好象在问:那该怎么办啊?
    肖军低头望着夜风里微微飘动的红领巾,深思地说:“老师教育我们,一个少先队员,不胆要勇敢,还要学会多动脑筋,善于跟坏人作斗争。要是我们在后面悄悄地跟着阴阳脸的船,不要……”肖武忙心急地嚷嚷道:“我懂我懂,不要让他发觉,然后就能……”肖武挥动两条粗胖的小胳膊,做了个包围的姿势,肖军笑着说:“对,一网打尽,哈哈哈……”哥儿俩胜利的笑声,在河心的水面上荡漾开来。小划船趁着夜色,咬住前面的船影,悄悄地远远地跟踪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400-050-3520

周一至周五 9:30-18:00

北京市大兴区景园北街2号02号

  • 关注微信账号

  • 关注微博账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X3.2© 2001-2013  中国小额贷款网(CNXE.NET)版权所有